您的位置 首页 ACG综合区

【美剧心得】《指定幸存者》第三季——选举近了,牛鬼蛇神尽出

政坛上鲜有纯洁的鲜花,为了登上胜利的舞台成为最后的强者,到底会不会令人成为堕落的天使呢?

自第二季前总统莫斯(Moss)代表共和党再次出选,激起了寇克曼(Kirkman)总统的斗心以独立候选人身份竞选连任,本季的焦点便着眼于两边出动的舆论引导手段,连每一集的标题也采用了社交媒体常见的#hashtag,新的角色也是一位在新媒体办公室负责出tweet及竞选专页的职员,靠着他想出来的媒体宣传策略笼络了不少中间派选民。

选举政治的互相攻击

趁今年是大选年,在这季也看到不少déjàvu,莫斯被爆出体检结果,发现有老人痴呆基因,亦被泄露了他在会议上可能构成歧视的言论,甚至被怀疑参与到一个种族灭绝的叛国阴谋。当然寇克曼同样有痛脚被抓住,他的远亲是变性人一事被挖出来,被人放大来检视可能会令保守民众不能接受。另外亦指他策划了第一夫人的意外而俄罗斯也参与其中,当然如此无稽的阴谋不会令所有选民相信,不过对于不相信的选民,政敌们打算再次炒作他之前面对的情绪问题,用总统患上了精神病的说法来降低他们的好感度。但其实传闻是否真实都不是重点,当负面观感已经形成,团队要做的就是要想办法拆弹,用另一个角度演绎。

在白宫混了数年,寇克曼及他的团队已经与当初临时顶替的总统不同,在华府中结下了不少仇敌,尤其今次的对手曾为自己效力但却站在自己的对立面,令选战渗入了不少私怨。寇克曼不知不觉间也打破了他本来希望公平竞争的承诺,即使总统并不允许某些手段,他身边的团队也看不过眼,用自己的方法将对方的消息流出用作打击对方。

到最后无论结果如何,只可以说参与到这场选举的人已经和第一季不再一样。在选举后的竞选团队慰劳派对中,几位主角不管其他人如何赞赏自己,心里总会带着些遗憾回家。

对于美国政制的延伸思考

到此指定幸存者暂时结束了,不知道Netflex会不会再制作下一季,因为过了选战后胜利者也再没有幸存者的身份,以选战的结局作为一个开放式结局也不是不可行。不过在拍摄时编剧可能低估了美国政制的复杂程度,因为最近特朗普患上COVID-19(武汉肺炎)的事让人对宪法25条有关总统继承的问题重新关注,而剧中的接任者其实是在继承顺位的第13位,而作为代理总统的第一个工作应该是重新重组内阁。国会对于总统的继承上认为如果并非由副总统署任,则需要由最高顺位的官员担任代理总统,即是当寇克曼委任了顺位12的卫生及公共服务部部长后,应该要由他接任直到委任了第11或更高顺位的官员接任,所以其实在第一季开始重新确认了议会议长是谁之后,应该由议长取代寇克曼的职位,即使这样的方法好像令权力交接过于频密,不过也基于美国需要保持有人有按下发射核弹按钮的状况,总统的职位是不能悬空。

不过既然看剧集就不用考虑太多细节,就帮剧中的美国想个借口算了,看着一个鲜有接触政治的人被放到手握大权之位时对决定的挣扎才是重点。

关于作者: 社长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